那一抬头,便再难忘记——荷兰顶尖纸造艺术家Peter Gentenaar亚洲首展落户苏州金鸡湖

中国美术报 2017-05-11 09:28:50

纸张的寻常以致于让人们忘记了它原本是如何制作而成的。我们用陶土与纸张做一个类比,想象一下,如果陶土唯一的作用是被制成砖块,人们就会觉得这样很无趣。当然,我们也能将陶土做成美丽的陶器。那么纸浆为什么只能做成纸呢?

——Peter Gentenaar

meishubao/2017050410232380269.jpg

展览现场

4月29日至6月11日,由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和优艺中国共同主办的“Peter Gentenaar — 荷兰顶尖纸造艺术家亚洲首展”在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展出。这既是一场跨越古今中外的对话,更是让观众看到了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将艺术与科技完美结合的典范。

meishubao/2017050410232044334.jpg

展览现场

顺其天然而动

东汉时期,蔡伦改进造纸术,使这一张张薄而强韧的纸张载体,在满足了书写和绘画的需求的同时,也构建起人类文明的基石。在日益依赖电子设备的现代社会,纸张的寻常往往让人们忽视了它是如何被制作出来的。“Peter Gentenaar - 荷兰顶尖纸造艺术家亚洲首展”作品以最平实的材质“纸”为一切的出发点,以纯粹的本质作为引线,牵引起自然和人文的形态,带领人们以新的视角感受跨越材质和概念、温柔且有力的表达。

meishubao/2017050410265039865.jpg

大片的红与点末的绿,亚麻,140 x 150 x 30 cm

本次展览,是Peter Gentenaar首次在亚洲展出其创作的纸雕塑、纸造衣裙等共计66件作品,这些作品均由其本人在荷兰亲自制作完成后运至中国。Peter Gentenaar出生于在荷兰莱斯韦克,拥有丰富、独到艺术创作力的他,并不盲目地追随流行风潮,而是更愿意将艺术回归原始审美。“我的灵感源自于植物的芽。在春天,芽舒展成一片叶子。紧凑的褶曲的形态通过水的给养,最终转变成宽敞的形态。在秋天,叶子从树上落下,水分蒸发,叶脉周围卷曲着一张小小的植物网状纤维,便是这种形态的终结。”正因为此,Peter的作品常常表现出对生命本体的观照与叩问,充分引发大众对自身与自然联结的思考。

meishubao/2017050410262964949.jpg

圆盘,亚麻,直径 ± 55 cm

艺术是人们司空见惯的景象,路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只要是顺其天然而动,都可以是美的拥有者,都可以称之为“艺术”。Peter的纸造艺术直接借鉴了植物世界的形态,利用纤维的天然特性,创作出各种卷曲,翻转的自然造型,与其说这是人为的艺术,实质也是流动的空气和无常形的水的杰作,更像是分子美食一般的植物本身所变幻出的艺术形态。在优艺中国执行总裁张思维看来,“Peter让艺术回归原始审美,不夸张,不俗套,却温和地惊艳了全世界。”

“人与自然的密不可分”是Peter希望通过此次展览传达给大众的核心思想。金鸡湖美术馆馆长殷卫东表示,从人类历史的角度以及对现实世界的探讨来说,我们从自然中来,终将回到自然中去。这种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的联结,是Peter通过此次展览想要传达给大众的。这与中国古代老子的“天人合一”思想不谋而合。“东方与西方、古代与现代的文明跨越时间的长河,在展览中相遇”,殷卫东如是说。

是艺术家,更是科技先锋

Peter Gentenaar不仅是现代纸艺术界的一位艺术家,他同时也是一位科技先锋。为了能使用自己的方式制作纸张,Peter特地制造了自己的打浆机,处理材料等。创作中,他擅长使用各种色彩、形式和旋转方式,借鉴了植物世界的形态,利用纤维的天然特性, 将平面的纸变成大型立体纸雕艺术品。在他长达50年的职业生涯中,他的创新涉及专业造纸设备以及他独特的造纸方式。彼得可以制造非常大的纸张以及他对纸浆进行戏剧化的操纵—他利用纸张的收缩特性创造了令人瞩目的作品。当然,科学介入艺术也是此次展览一大看点。

meishubao/2017050410264024929.jpg

周而复始,亚麻,130 x 140 x 35 cm

其实早先,Peter 只是普通的纸张使用者。在纸上印制了他的蚀刻版画和彩色版画。当他的三维立体印刷试验将纸张撕裂之后,他决定学习如何制作自己特殊的纸张。当他知晓如何制作纸张时,他便不再做印刷品,而是开启了他的纸造艺术之旅。Peter向记者介绍道:

转折点的出现是当我将一根火柴掉入了新鲜制成的纸浆中。我决定将火柴留在纸浆中,让它在没有外压的情况下自然风干。纸张是平整的,是因为造纸者使之在外压之下自然风干。在没有外压的情况下,纸张会像龙虾片一样卷曲起来。除了在火柴周围的部分,其余部分的纸张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火柴周围的部分,纸张会干燥成一个椭圆鼓面。在那不久之后,我在各种纸浆层里运用了不同的细条来塑造各种三维造型。我发现这使我的作品呈现三维立体的形态,就像秋天的树叶一样。这样的操作方式让我得以控制纸张的三维形态,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它的可能性仍然无止境。

meishubao/2017050410264718143.jpg

黑暗的影子,亚麻,170 x 110 x 60 cm

如今,我已专注于纸造工艺50年,并且已经非常熟悉从带竹条的平面纸浆转化成三维立体的纸张形态这一转变。除了三维立体的形态,我还把控着我雕塑作品中的颜色和线条。但这种技术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就是纸张本身。在三维立体的形态中,纸张的两面都是可见的,并且都起着重要的作用。这种形态同时存在正反两面。

为了能用我自己的方式制作纸张,我不得不制造我自己独特的机器。对于一个纸造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机器是荷兰式打浆机。它可以将强韧的纤维如大麻以及亚麻等打成融合了植物纤维分子和水分的浆。我多次改良了我的“荷兰人”打浆机的设计并且找到一家在过去25年拥有制造这些机器并将其销往世界各地经验的机器工厂。

meishubao/2017050410264274061.jpg

红色的龙,亚麻,190 x 160 x 110 cm

我的第二个发明是一个极具个人特色的真空台。它使得我可以制作250 x 500厘米大小的纸张。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一个艺术家为何要如此积极参与机械设备的研发,但我确实很喜欢机械,觉得它们很有诗意。

最后,Peter兴奋的告诉记者,在对机器的制造改良中,他获得了更多的艺术灵感。

将公共艺术带进美术馆

在Peter众多的展览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法国圣里基耶修道院大教堂(Abbey church of Saint-Riquier in France),100多件作品悬挂在教堂的门廊,中庭,大厅……唯美的纸造艺术与哥特式的建筑交融成一组体系庞大的交响乐,每个片段都舒缓有序,不需要任何节奏。哥特式的教堂拥有高挑的天花板以及巨大的彩色窗户,从而构建出高耸而明亮的空间,纸雕塑的曲线和天然的形态与教堂内部的拱形结构穹顶以及成簇的棱纹柱交相辉映,这些悬浮的精灵们所具有的轻盈感和流动感,提醒着我们,这些看似轻快的墙体实际上全都是厚重而又具有纪念意义的石头结构,如此华丽的一幕:“那一抬头,便再难忘记”。张思维回忆到。

meishubao/2017050410264043945.jpg

金色薄片,亚麻,110 x 130 x 50 cm

自那以后,Peter还用他的纸雕塑作品装饰了阿布扎比雅斯购物中心的两座中庭;为美国佛罗里达迪士尼世界里四季酒店的屋顶餐厅制作过长达30米的悬挂作品;为荷美游轮公司以及TUI游轮公司的游轮做了两层结构的纸造艺术品。他的作品还曾在巴黎卢浮宫展出过并被美国林肯中心的音乐剧院所采用。

作为公共艺术、纸雕塑,Peter的作品出现在了很多的博物馆和商场内。此次展览将公共艺术迁到美术场馆内展示,这也是金鸡湖美术馆的第一次尝试。据了解,苏州金鸡湖美术馆每年有计划组织4到5个展览,主要致力于对当代美术的研究和展览,而在此过程中他们坚信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是对当代美术发展持续发展的有力支撑。此次Peter的作品首次来到亚洲,落户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在金鸡湖美术馆执行馆长朱强看来无疑是非常契合的。他表示,“纸从中国开始,但是到底如果探索纸的更多形态,我们也需借此机会看看国外艺术家的玩纸经验,看看他们的科学。”

 

与艺术家谈

1、是否可以请您解读一下此次展出的每件作品或者系列作品?

Peter:我所有的作品都是一气呵成的。每一件作品在一开始都是平坦的且富有水分的二维平面形态。我所使用的纸浆含有90%的水。被纸浆包裹住的竹条框架是预先上色的,这些颜色有时渗出的白色的纸浆中。有时我所用着色的纸浆,甚至在纸浆外层做一种“纸浆涂绘”。将潮湿的纸张转变成三维立体的形态这一过程极具挑战性且令人兴奋。

meishubao/2017050410232056068.jpg

纸张的两面都能起到重要的作用且都能欣赏。纸张随着水分的蒸发而干燥收缩的方式,且很难预测的。但同时,它总是自然的,由植物纤维的螺旋状特性所决定。

2、是什么让您形成您现在的艺术风格?

Peter:我的作品从具象的绘画和油画演变成抽象的三维形态。我从前和现在的作品之间的联系是我对“运动”的热爱:现在我在所采用的自然材料中发现的流动形态和线条取代笔墨的表达。

3、从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就可以看出其某些性格特点,请问您的作品中是否有您的印记?

Peter:我不喜欢重复自己,我希望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新的发现。此外我也讨厌模仿其他人的作品。我更想探索未知的领域。

meishubao/2017050410232154416.jpg

4、您早期的作品与现在的作品相比有着怎样的变化?

Peter:我早期的作品非常以自我为中心,好像每幅画都是自我写照。现在我的作品更多的是关于我所运用的材料的探索之旅。大自然告诉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的世界变得更大了。

5、在您的人生中,艺术的意义是什么?您的夫人也是艺术家,她对您在艺术生涯中的选择和想法有着怎样的影响?

Peter:艺术是我寻找所有事物和人之间的某种和谐的方式。我的夫人是我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观众以及评论者。当我们在加利福利亚工艺学院相遇时,我正在攻读版画硕士学位,而她正在学习最古老的工艺之一——纤维艺术和织造。我们家中经常装满了纤维,还未纺织的羊毛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古老纺织面料。

她的织造和纺织收藏品启发了我,此后我的纸造试验也启发她成为纸造艺术家。我们制作了两件大型作品,混合了纺织品和纸张。另外,一开始我们制作了毛毡并把它和纸浆结合起来,但很快停止了这项试验。

meishubao/2017050410232229683.jpg

6、这是您在中国的首次个展。能不能谈谈您的想法,并对中国观众说几句话。

Peter:纸是中国最重要的发明之一,2000年以来它被用于书写和印刷。在我与纸张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后,非常惊喜收到苏州金鸡湖美术馆的邀请,与我的夫人帕特丽夏·多利一起合作举办此次大型展览。我的夫人用纸浆作画并用其一生研究另一种不同但是独特的纸浆工艺。此次,她将用作品填满美术馆的墙面,而我将用作品填满美术馆的其余空间。我对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及优艺中国辛勤的工作人员表达深厚的敬意。是他们发掘了我的作品并打造了这段神奇的旅程。能将我的三维立体纸造艺术展现给中国观众,这使我深感荣幸。


 

开幕现场
 

meishubao/2017050410232183402.jpg

meishubao/2017050410232426850.jpg

meishubao/2017050410232185960.jpg

meishubao/2017050410232635340.jpg

meishubao/2017050410232260432.jpg

meishubao/2017050410232412508.jpg


 

关于Peter Gentenaar

生平

1946年出生于在荷兰莱斯韦克

教育背景

1969年-1970年 加利福尼亚奥克兰加利福尼亚工艺美院,艺术硕士

1968年-1969年 意大利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学习雕塑

1964年-1968年 海牙视觉艺术自由学院,学习绘画雕塑和版画

 

Peter Gentenaar于1946年出生于在荷兰莱斯韦克。在年轻的时候,他画过血腥的卡通画,也设计过汽车和战舰。在高中时,他参加了木偶剧院,并和他的绘画老师唐克·德拉格特(一位艺术家并且是孩童读物的作者)一起制作木偶。六十年代是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年代。Peter在海牙自由学院学习了素描、油画、雕塑和版画等。1968年,Peter得到意大利政府的资助,与马里诺·马里尼一起在米兰的布雷拉艺术学院学习了一年。

次年,Peter去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并在奥克兰的加利福尼亚工艺美院学习并获得了版画硕士学位。他沐浴在美国人开放又热情的丰富社会生活中。那时,嬉皮士文化正值巅峰。在这里,他遇到了他未来的夫人 - Pat Torley。Pat与Peter在同一所学校学习。Pat当时正向特露德·格蒙佩瑞斯学习绘画、纤维艺术和织造。她的课程和个性让Pat与Peter都难以忘怀。他们给大女儿取名为特露德。特露德的丈夫约翰·厄瑟尔,是一位木匠和有机园艺家,用他特殊的技巧制造堆肥。直到现在,Peter和Pat仍然在荷兰的农场里使用约翰·厄瑟尔的这种技巧。

与西·洛温斯基(ZAP漫画的发行人以及凤凰画廊的所有者)的会面达成了彼得在伯克利的首次画与版画印刷品展览。Peter很喜欢ZAP漫画公司艺术家的作品,如罗伯特·克拉姆、维克托·莫斯科索以及克莱·威尔逊等。Peter也喜欢所有那些被杰弗逊飞机乐队以及感恩的死者乐队的音乐会、音乐电台所围绕的岁月。

 

早期作品

早在1970年,荷兰的一个秋天,Peter在海牙的一间老校舍成立了版画工作室。他研究制作6到12种颜色通道的具象彩色版画。色彩明暗度非常重要,就好像加利福尼亚的阳光仍旧照耀在幽暗的校舍大楼里。四个月后,Pat Torley的到来使得这种感觉越发强烈。这对年轻的夫妇住在冰冷老旧的教室里,校舍大楼里剩下的地方都被用来作为工作室。半年之后,他们在莱斯韦克找到一间房子,而校舍仍然作为工作室。在莱斯韦克,一个小学委托Peter的项目启发他制作一台类似在老集市上播放动画的电影机器,但其尺寸比普通的机器大很多。快速滚动的小朋友们的画,被装载在一个大型的铁铸顶端部分里的转动运行装置上。当有人转动大轮盘时,你可以从机器张开的一个口中观看影片。Peter在自由学院的金属加工车间焊接的这个铁铸部件。在自由学院相似的情况和环境氛围下,他还开始教授模型绘制以及绘画课程,是一个具启发性的经历。这个学院在七十年代迅速发展,很多时候一个班级有超过四十个学生,特别是晚间的课程。

造纸

Peter发现他的彩色印刷作品的创作很有限,于是回归到他在工艺美院时,在厚厚的树脂玻璃片上做雕刻画的实验中。为了能使用2.54厘米厚度的树脂玻璃,他得在表面上钻一些细槽才能将纸张嵌入。用这样的方式,Peter的第一次印刷很成功,他便将这些细槽钻的更深了一些。但是由于纸张不能被嵌入的那么深,所以接下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他试着用撕碎的、潮湿的、粉碎的小纸块填补这些缝隙。Peter一直记着这次失败的试验,突然间,他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为什么不放一张沾湿的纸张在树脂玻璃上等其干燥呢?他决定进行一个新的试验 - 造纸,来解决这个问题。

纸页成型机和真空泵

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许多事情:Peter得到文化部的两项试验资助拨款。他联系并询问位于马斯特里赫特的荷兰皇家造纸厂一些关于造纸的问题。纤维实验室的负责人约普·帕祖恩教授Peter工业造纸的一些基础知识,还给他提供他所需要的相关材料。受到工厂实验室的启发,Peter没有采用传统造纸方式中的定边装置,而是制造了一台能用真空泵将纸浆中水分抽干的纸页成型机。Peter尝试着模仿实验室中不锈钢的纸页成型机来打造一台木制的机器。因此他买了一个巨型的二手真空泵。但是由于纸页成型机内部爆裂,结果令人失望。最终,归功于Peter模型绘画班上的一个承包商学生告诉彼得关于抽干灌浇混凝土中多余水分的真空技术,Peter的真空技术得以应用成功。得到新的灵感之后,根据这些原理,Peter制造了一个真空台。真空台很大,足以制作120厘米乘以240厘米的大型纸张。之后,他将原本的台面扩大了一倍。Peter开始发展一种通过纸浆浇注来制作纸张的新技术。

 

“荷兰人”打浆机

制作纸浆也成为另一大问题。旧式的洗浆机需要一些他们装配不了的新功能。Peter在一个有200升容量的油罐里制作了一个搅拌器。但这个过程只是分离了植物纤维却并没有打开植物纤维的细胞壁。它能制作一种特别的纸浆来填充模具。他还把它们层层铺平,着上不同的颜色,再层层铺叠,压在一起进行干燥,然后用锯子切割,再不停的用砂纸打磨、抛光。当Peter能够买一台旧的实验室打浆机时,所得到的纸张品质大幅提高。这是一台由德国福格特制造的拥有七匹马力电马达的昂弗斯东打浆机。归功于荷兰人打浆机和真空台,一种新型的工作方式渐渐成形:在打浆的过程中就用染料对纸浆进行着色,纸张就会拥有鲜亮的色彩。这些纤维主要是漂白的比利时亚麻。这间旧学校逐渐变成了一间小型造纸厂。

 

Peter的打浆机

由于福格特专业实验室打浆机并非专为研磨未经加工的长纤维而设计,所以它经常出故障。于是Peter决定设计自己的打浆机,不但需要容易清洁,也需要能够打磨未加工的大麻和亚麻纤维。他设计并改良了一台打浆机。这台打浆机不仅仅能让他制作适合他艺术品创作的特定的纸浆,也为欧洲乃至欧洲外小规模造纸业做出了贡献。他开始加工制造他的荷兰人打浆机,并以“‘荷兰人’打浆机”这一名号进行推广。在他的客户群里,有用丛林植物造纸的亚马逊印第安人,用大麻造纸的南达科他苏族印第安人,以及在荷兰的十所培智机构,都使用他的机器造纸。为了给客户提供一个完整的产品系列,Peter还制造了轴压机和纸张烘干机。这一版本的“荷兰人”打浆机专为盲人机构设计,添加了安全设备,并且获得了欧盟认证和全球能源安全认证。

园子

1983年,他们的房子和工作室拆迁,使得Pat和Peter的工作中断了两年。他们买了一个在16世纪被毁坏的农场,重造后成了他们的家和工作室。1985年恢复工作,Peter一直研究“荷兰人”打浆机打浆纤维的效果。纤维的干燥过程是决定纸雕塑最终形态的关键,潮湿的二维平面形态被转化为超轻的三维立体形态,让材质自由转化则变成了目标。细竹条被用来构建框架,它们被摆放在真空台上,覆盖上纸浆,然后在真空台上抽干水分干燥。“干燥”在这里是相对的。此时,仍有很多的水分留在纤维里,但在这个时候,二维平面形状还是足够强韧,让我可以在潮湿的真空台上,把它拿起来转化为三维的形状。到这一步,雕塑就有了大致的形态。除湿机和风扇可以加速干燥的过程,使雕塑收缩30%。细竹条无法收缩,只能以最小的幅度变形,同时纤维以螺旋状收缩。竹条对抗着收缩力,但还是会被弯曲。这两种材料间的张力对雕塑最终形态的形成起到决定性作用。

纸张的记忆

造纸者利用了纤维的天然特性。它们所造纸张的牢固程度和他们所用的纤维强度是一样的,并不是每一种纤维都适合造纸。古往今来,造纸者尝试使用了各种不同的纤维,每一种纤维都能造出不同的纸张。它们可以是耐用的大麻纸亦可是用于新闻报纸的不耐用的木浆纸。Peter的纸张是由长纤维,如大麻、棉、亚麻纤维构成,与木纤维相比较为纤长。当这些纤维在“荷兰人”打浆机中被打磨时,构建起它们的原纤维链被揉碎。水填满了这些微观纤维里的缝隙,但是却不会改变纤维的特性。原纤维漂浮在水中,当水份消耗殆尽,会以一种新的排列方式结合,一张纸就形成了。如果这张纸没有被压平,它就会开始卷曲:纤维还记得它们过去盘旋的植物生命形态。在压力下,这种特性就被限制了,但是Peter更倾向用这种材质去塑造他的作品,打浆的时间和打浆机的调整对纤维的收缩有着直接的影响。

形态控制

Peter纸雕塑的创造直接借鉴了植物世界的形态。在模仿了叶子的经脉之后,他回归到了最基本的形态创作,比如三角形,正方形和不规则四边形。他的作品用更有表现力的方式展现了凝聚了收缩力的结构复杂的作品。这些基本的形状让Peter可以更好地掌控最终效果并帮助他创造和想象更多新的形态组合。在打浆的最后阶段,大胆鲜艳的染料颜色被加入到纸浆中,使纸雕塑作品更加梦幻奇异。对于细竹条框架进行着色更强调了形式的表达。漆色会渗透到纸浆中,赋予纸雕塑一种上釉的陶瓷表面的外观。

光和运动

纸张是相对独立的雕塑,但也很容易与周围的环境互动。2005年为庆祝给弗里茨·菲利普斯百岁生日,Peter受邀用LED制造灯光雕塑。Peter用电线制成框架,纸浆在其周围干燥卷曲,微小的LED灯成为纸雕塑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位于德国埃森市的旧克虏伯钢铁工厂的乔普·凡·登·恩德音乐剧院的空中,不同颜色的灯光投射到漂浮在20米高的大厅中的20件纸雕塑上。纸雕塑的悬挂方式,使他们能够在空中轻轻地转动。

纸张和青铜

2005年1月,在鹿特丹市旁的艾瑟尔河畔卡佩勒市委托Peter做两个4米高的纸雕塑,再为一座桥翻制成青铜铸版本,薄薄的纸雕塑内部涂上4毫米厚的蜡层,然后使用失蜡法将每件雕塑分成三块,再铸成青铜。用纸制作4米高的雕塑,对所用材料的强度有很高的要求。在一米高的骨架上把湿纸浆风干时,湿纸的张力远小于在6米高的骨架上将它们风干。因此真空台必须被扩大以适应这样的尺寸。雕塑由两个大三角形构成,两者之间呈矩形。在干燥和收缩期间固定的三角形和容易旋转和弯曲的矩形之间产生了一种娱乐性。这些雕塑被命名为“法老之翼”,作为对历史悠久的纸莎草的一种致敬。

实验

在这50年的造纸过程中,作品的耐久性是Peter通常面临的问题。因为纸被视为一次性产品。制作纸雕塑并不会立即改变人们对纸张的看法。在海牙皇家图书馆的实验室里,Peter请求纸张历史部门负责人同时也是化学家的亨克·波克,把他的一件纸雕塑切成两半,一半放进老化的橱柜里,像对商用纸张的测试一样,对他的纸张进行对比。在这个老化橱柜里放置三周即相当于放置了三百年后,Peter的纸张微微泛黄但是仍然像没有老化的纸张一样强韧具有弹性。

荷兰纸艺双年展

为了引起人们对纸张艺术更多的关注,Pat和Peter组织了国际手工造纸和造纸艺术家协会(IAPMA),于1994年在荷兰同期举办了7个纸张艺术国际展览会。这些展览的反响,启发了Peter,于1996年在莱斯韦克博物馆组织了第一届荷兰纸艺双年展,今后的每一届双年展直到2008年,都随展附有书籍,书籍分为两部分:纸张文化和纸张史的故事部分和包含双年展展出作品照片、故事和纸样的画册部分。这些故事都是由Peter负责收集和编辑的。Pat和Peter出版了《纸和火》与《纸和水》两本书。书籍出版涵盖了诸多管理工作,因此在2002年,莱顿的一家专业出版商肯普瑞斯接手了商务方面的业务,这种合作形式成功制作了7本双年展书籍,并赢得了诸多设计奖项。获奖书籍如下:1996年《有触觉的纸》(售罄),1998年《纸与火》,2000年《水与纸》,2002年《永恒的纸》,2004年《纸的精神》与2006《纸张飞行》。 2008年,出版了此系列最后一本书,叫做《纯粹的纸》。在莱斯韦克博物馆的纸艺双年展仍在继续。

Peter的作品会定期展出。2016年,他的作品在巴黎的卢浮宫以及法国南克赖坎布拉斯迈松室外博物馆展出。

最近的委托项目

2009年,Peter受邀为法国索姆省圣里基耶大修道院教堂进行装饰。

古典音乐节在这个华丽的哥特式教堂举行,与Peter的作品相得益彰。本次博览会使用了超过八十多件纸雕塑作品,参观者发布在网上的照片以及Peter和Pat的网站上的图片,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2012年,阿布扎比的雅斯购物中心订购了67件纸雕塑作品,装饰商场里的两个中庭。同年,Peter完成了阿布扎比的委托项目。2014年,他还为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迪士尼度假村四季酒店的屋顶餐厅设计了一个长达三十米的斗牛士红斗篷。

从那时起,游轮公司、医院和酒店的艺术委托项目源源不断。

新荷美游轮荷兰美国航线游轮的设计师康宁斯坦请Peter设计一个纸雕塑。纸雕塑从餐厅的天花板上垂挂至正厅中间。另一艘游轮,途易游轮麦希夫5号,请Peter在香槟酒吧里设计一个装置,最后的成品是一个盛开的大樱桃树,是抽象的“盛开”。

在2016年,Peter为加利福尼亚州马里斯维尔的里德奥特纪念医院的门厅制作了7件悬挂雕塑。

他最近的项目采用的作品是由一种全新的纯亚麻制成的。他在潮湿的白色纸浆中加入蓝色染料进行染色,使其具有大理石和水一样的的特征。当水从纸浆中被抽离后,Peter就开始塑造作品,他就像炼金术士一样,在作品干燥的时候他定型了纸张的动态,视觉上捕捉了大自然的力量。这些金色的风帆就像冲浪者乘风破浪。

你能看到纸纤维的力量,甚至可以听到风帆冲击的声响。

文章

Peter已经出版了许多关于制纸实验的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解决了工作中的谜团。他在纸艺道路上的探索之旅是令人向往的,并激励许多人开始制作纸张。Peter不会阻止你。相反,他知道没有两张手工纸张是一样的。在你知道之前,你已经开始自己造纸。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自www.xf811.com_兴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